丝瓜黄片app

   大蛇丸的研究室——

   “是吗,”科研过程中,大蛇丸听了向日葵故作闲谈随意语气提到的事情,答道,“虽然,我并不认为对人柱力出手是好事,月葵你的安排已经让团藏有些在意了。”

   “啊?”

   向日葵不是没这么想过,可后来再一想,觉得可能多虑了,团藏需要背的锅这么多,那运筹帷幄各种事情肯定撑满了,有这么多精力吗?

   大蛇丸接着说“确实月葵的存在和不少木叶的要务比起来微不足道,可你似乎有些小看能够压制尾兽的木遁和写轮眼,与尾兽容器走近所造成的影响了。”

   “那个,我不会有一天给叫到暗部拷问吧?”

   “不,因为月葵在宇智波的一般民众和外来人口中有着相当的声望,又是家族中极少数拥有万花筒的贵重存在,只要月葵你不要露出马脚,就不会有事。”

   向日葵稍微松了口气,又暗叹自己明明在划水,居然直接把声望刷上去了什么的。

   “总之,我想让人柱力的脾气先变得好点,该怎么做呢,蛇叔?”向日葵开始诚心咨询这位火影世界最强大的人贩子。

   大蛇丸“嗯……正好有个没用的试验体,稍微调整一下拿去用用吧,我也想看看那个术和那些能力配合的精度如何,失败丢了也不可惜。”

   “……诶?真的假的啊?那个实力看似上忍但实际上任何下忍都能秒的孩子?”向日葵想起是有这么一个秽土转生试验体。

   那孩子从外表上看和活人几乎没有区别,但精通秽土转生的行家一眼就能看出其真面貌吧。

   圆脸肉肉清纯美眉海边写真

   因为其能力体系不属于忍术,只要控制得当还能发挥比生前更强的实力。但向日葵不怎么感兴趣,那家伙的攻击最多匹敌第四位阶魔法,算上规模则有第六位阶程度吧,可目前没办法完美复制,要是大蛇丸不仅仅能克隆生物器官,有办法做完整克隆人就另说了。

   “和那家伙有关系吗?”向日葵问。

   “你太小看人情的力量了。”大蛇丸说。

   “……我承认啦,蛇叔你可是世界第一人贩子吧,”向日葵愣了一下,咧嘴笑道,“兜也不是在失魂落魄之时给忽悠到蛇叔这儿的吗?”

   “即使如此还是让我产生了共鸣,这就是大蛇丸大人的伟大之处。”兜说道。

   “无法否认呢,好了,研究克隆器官什么时候可以提升一下规模啊?”

   “还不是时候。”

   向日葵听大蛇丸嘴上这么说,心里则犯嘀咕,即使用幻术暗示过,大蛇丸也没有对自己敞开多少秘密啊,还是说他对助手隐瞒一些项目也是习惯呢?

   向日葵知道的哦,大蛇丸在秘密克隆几只尾兽器官,这规模绝对够大啊。也不知道大蛇丸什么时候去刮了三尾的壳屑、八尾的犄角、九尾的尾巴毛取得了基因片段之类的。

   ……………………………………………………

   日子一天天过去,虽然忍者学校看起来相安无事,向日葵关注的妖精“转生者”们在血继限界养成完毕前混在学校玩儿人类过家家,但食物失窃的事情似乎多了起来。

   那天中午,安琪依旧冷哼着从安娜手里夺过装着食物的小布包,就一溜烟跑到没人的地方自己默默地吃。

   “可恶,为什么都来怀疑我啊?除了第一天我可再也没偷过食物吧?还有,安娜那家伙真烦,嘻嘻嘻嘻……长这么可爱,还给我送饭,害得我挨学长吹鼻子瞪眼的次数给增加了,还来问我在哪里认识的……鬼知道,气死啦!难道我长得不可爱吗?嘻嘻嘻哈哈哈…………”

   安琪龇牙咧嘴地把一看就知道是用熟食加热的食物往嘴里塞,至少比最近学会了一点烹调做的烤鱼好吃不少。

   “可恶,人类的味蕾真是太麻烦了,嘻嘻…………”

   不仅如此,最近向日葵那边也是神烦,安琪等妖精“转生者”是知道向日葵在大蛇丸那里做事情的,昨天居然还有个一看就觉得像是秽土转生出来的孩子来打招呼,搞啥,担心自己寂寞给个玩伴?

   不可能,反正是担心心理问题导致九尾控制不好吧。

   感觉不爽的安琪随便吓唬了一下,把那家伙打发走了,可那家伙居然对自己出手了,有点小厉害,换做一般人已经死了也说不定,让安琪差点以为是自己遭遇刺杀了。

   安琪正吃着,却发现视野内的地面上多了几个人影,她唯恐有人来砸食物报复,警惕的抬起头。

   “又是你们……啊?”

   安琪止赶快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住了嘴,打过照面还拿过饭团的猪鹿蝶三人组,附加春野樱和漩涡鸣人,还有伊格莉亚?

   “干吗?要我还饭团吗?”安琪只看着丁次。

   井野先开口了“你,是不是把与太弄到哪里去了?”语气有些急迫感。

   “我们也想问问啦,”伊格莉亚叉其腰微微俯身质问起来,你不喜欢用实验体打发时间是无关紧要啦,不小心惹出乱子怎么办?虽然伊格莉亚抱着与人类不同的想法,但做的事情和人类孩子相比却毫无违和感。

   “等等,还不确定是怎么回事吧,别这么咄咄逼人的。”鸣人想要插到双方中间,但是——

   “鸣人你给我闭嘴!我远远看见了的哟,之前你所在的地方下雷雨了吧,与太有看心情控制天气的能力,肯定是给打哭了。”小樱跟着就把鸣人推开了。

   “可,还不能保证是她做的吧?”鸣人对井野直接把对方当“人贩子”的说法不认可。

   “等等,”鹿丸拉下井野走上前,因为对象是暴打过十多个学长的人,不绕着弯子好好说话可不行,他一边暗叹“真麻烦”,一边说,“安琪,你应该见过了吧,就是没见过的,那个——”

   “嘻哈,没见过让我怎么见啊?”安琪无语吐槽。

   “你,还挺聪明啊?”鹿丸睁大了眼,丁次跟着就附和地点头,虽然是简单逻辑,可这个年纪的小孩本该还是很容易给绕进去的。

   “这有什么好夸的啊?”其他女孩子不服气了。

   (待续)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