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播放器

() 始终感觉到一种寒意逼人的触感,甚至不同于单纯地冰冷,而是一种深入到骨髓内的冷,忍不住双手抱肩打个寒颤,四处侦查着周围的情景。

除了草还是草,一望无际的草原,在阵阵狂风之下本身近乎没过膝盖的野草忽高忽低,如果不是伴随着这股寒冷和诡异想必一定是一种美丽的景色。

虽然一片片的周围部都是草原,但细看也能看到一些猫腻的存在。一边草色是愈来愈呈现出墨绿发黑的色彩,另一边是则是细看之下稍微有那么一丝颜色变浅的渐变。

看到这种差异李枫心中自然是懂得不能够再懂,草色变深之处肯定有着不知何种难度的挑战在等待着自己。是简介上所说的魔兽,还是传说中的各种异变,对于李枫而言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一点不知。

“既然已经选择来此,还怕什么。自己之前对于险恶的环境有着一系列的最坏打算下还坚持来到这种探索之地,还是被一开始的简介给蒙蔽了双眼以及认知,幻想着这里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而止步不前。虽然说战斗情况下并不能返回到地球之中,但都已经这副模样还怕个鸟,釜底抽薪背水一战,我这就去一探究竟”

心里不停给自己多方面的打气,不去苟活一时而不能苟活一世,犹如神话之中天灾一样的侵袭早晚会来临,只有自己武装好自己才有着最好的保障。在濒临毁灭的情况之下,靠他人给予的保障自己是根本不能接受。

将衣服上的兜帽戴在头上,形象颇有一分自己还算爱玩的某款无双类游戏的模样,一步步在狂风的呼啸之下。顶着还算宽大的衣服四处乱飘的情景,自己尽量稳住脚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着深处前行。

随着前进的距离越来越远,随着狂风的变大行动也越来越艰难,此刻别说原本应该呈现出一片青绿色的草原已经变成近乎部黑漆漆的模样。连原本这个星球赖以命名的天空的模样,也失去了原本的湛蓝色,成为一种好似夏日的暴风雨将临前的昏黄之色,同时伴随着像是脚下的黑草渗透入天空染出点点墨色,看上去甚是人。

双手顶住前方的狂风肆虐,爬过一座并不算高的山坡。远远看到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的存在,好像是一座小镇,还是一座有着相当规模的小镇。一眼望去只能看到通向小镇内部的道路而一眼并看不到尽头在哪,甚至连四周的尽头都只是勉强看到。约莫着起码有着数百户以上的规模,也不知在这个世界里算不算大型的小镇。

李枫慢慢的靠近,四周肆虐的狂风也随之变弱,被吹得难以走动的李枫感觉到一阵突然的轻松。就好像压力负重锻炼后突然的卸下,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子轻的甚至可以飞起来一般。

随着逐步接近,小镇的外貌也越发清晰,周围似乎有着相当肥沃的农田,呈现着刚翻新过的土地,好像正是播种阶段的那种情景。

一直在城市中长大的李枫虽然没有接触过农耕,但一些基础的常识还是知道,要想让庄家生长的更好一定要先耕地。而眼前的土地正是看似刚更过或者说刚播完种的土地,如果在往日自己乘车路过看到这种播种的土地,再想到收获肯定是感觉到一阵放松式的愉悦与欢快,指不定外表内向但内心戏比较活跃的自己还会抒发一段对劳动者的赞美之情。

优美少女知性动人

但随着自己逐渐深入直到农田外围,再也感觉不到一丝这样的情感,有的只感觉自己的肩膀不寒而栗的颤抖。黑色的土壤并不代表着肥沃,而是隐约似乎散发出阵阵不祥的黑色气息,好像能够看到,仔细看去又看不到,就像是自己有了元素感知之后对周围元素的感觉一样。

远处,镇子的入口是由一条小径通向内部,可以明确感受到更加浓重的不详气息从里面慢慢散发出来,比自己去过的任何一个游乐场的鬼屋都更让人感觉到毛孔悚然,如果可以是一万个不愿意进行深入。

但已经走到这一部,加之想想未来的自己所在地方不知会发生何种改变,只有变强才能有着最牢靠的保障。犹如背水一战一般,李枫紧紧攒紧拳头,安抚着自己激烈跳动的心脏,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内部深入。

小镇前的小径被不知原因的情况严重破坏,一直到小镇入口的道路都被掀起一块又一块的土地。严重破坏的道路上一块又一块看上去不错材质的类水泥材料被掀起,横七竖八的堆在一起直达镇口,根本让人无法顺利地行走。

就好像是为了防止交通而进行的有益破坏,只有周围的农田土地还保持着完整的面貌。或者说正因为此破坏意图更加明显,农田是毫发无损甚至井井有条,道路就像是被炮弹轰炸过一般。

如此李枫也只有走在一旁的农田之中,一脚踩下去发现土地被耕耘的相当柔软,甚至自己准备的舒适崭新的运动鞋都直接一脚陷下去。周围的土壤随着鞋子旁边的缝隙进入到运动鞋之中,土壤在鞋中的摩擦加上太过于软散的土地让自己行走并不是很顺利。

此刻根本不是估计什么脏与干净的时间,虽然有些许的难受但也只能这样向前前行。踏着始终感觉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土地,在身后留下一个又一个深深地脚印,并不算慢就已经来到农场中央一半的地点。

土壤之中若隐若现的黑色气息越发感觉到浓重,甚至从仔细看看不出什么,到达了如今认真看去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松散的土壤之中不停流动着阵阵黑色的气息,任谁都不会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感受到的只有一阵阵恐怖的气氛,如果这时候再如同电影中一样夹杂一些恐怖的音效,恐怕李枫是会吓得掉头就跑。

浑身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自在,不同于前面的狂风呼啸,更可怕的正是这样未知的前方或者说是第六感带来的危机意识。

赶紧从自己的空间背包中拿出自己花费“巨资”买下的法杖,一根可怜巴巴像是木棍一样的东西,如果不是顶端还有一丝像是宝石光芒一样的东西自己都怀疑这是烧火棍的存在。此刻的模样放在任何恐怖电影里都会引得人哈哈大笑,毕竟随便一个面向不错的粗壮大棒看起来都要比自己手中这根破棍子要更加实在一些。

无奈虽然卖相不佳,但这的确是自己当前最佳的报名手段,除了背包之中还有着一些其他消耗品,思考之余还是把手枪拿出放在自己腰间,也算是更加多一层保障。

就像是自己预料中的那般,随着刚走过中央位置之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李枫回头看去,赫然在原本空旷的场地之中出现一个孤零零的帐篷。虽然墨绿色的外表被有些发黑的土壤以冷色调衬托的并不算明显,但这么一片空旷的田野之中自己是绝不可能漏看如此物件。

感觉到冷汗瞬间就从额头渗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双脚更是如同灌了铅一般不知道如何行动,是向来的地方后退?但之前路上突然出现的帐篷太过于诡异。是继续前进?不知前方又有着何种恐怖等待着自己。

此时此刻面前的小镇散发着阴森的气息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妖魔鬼怪,而那破破烂烂的入口正是鬼怪的血盆大口,静静等待着自己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自投罗网。

“来了就不怕,来了就不怕,现在怕死只会让自己存活率更低,胆大心细,胆大心细”

安抚着跳动不已的心脏,自己给懦弱的自己打起气来,纵然玩过数不清的恐怖游戏,如果只是这种场景自己在平日里肯定是不屑一顾,但永远想不到在真正威胁到性命时的那一刻,显得是如此恐怖骇人。

停留思考许久,终再次抬起那沉重的双腿,毅然决然的决定向前继续前行。

“是谁破坏了巴萨尔的农场!是谁!”

就在好不容易鼓起的气让自己胆子变大之时,背后传来一阵愤怒的吼叫,伴随着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赶紧回过头去观察着后方的情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