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樱桃app

() 时间过后,李枫在一次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说是正常的生活,无非是锻炼、归家、玩游戏、睡觉。

时间就这样过去,李枫终于在任务开启之前,学会了夜视术。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总归是方便了许多。黑暗中可以腾出一个拿着照明物品的手,那可太棒了。

虽然也有一些装备在身上的物品,但总会有死角不如手持的灵活,所以说到底什么都不如一个夜视来的方便。

父母那边也算是暂时稳定下来,在得知李枫似乎有着不错的实力之后,老两口暂时放下心来不再急病乱投医。而有了这次被骗的教训,李枫相信以后也能遇事让父母斟酌三分,再下定论。

一切都是那么有序的推进,偶尔和朋友们约顿饭,或者和郑天奇以及高恒交流交流心得。这三个人的讨论会,自然是高健撮合的。

他一直认为自己儿子实在是太弱,又受不起打击。这次打击之后对于心理承受能力也许有所提高,但每次想到郑天奇或者李枫时候,再看一眼自己儿子,总感觉远远不够。

就这样,被两个怪胎对比之后,高恒的日子与以往的滋润完换了一副模样。有着一套严格的训练表格,一早起床到晚上睡觉,中间穿插着无数的体能训练项目。甚至为了锻炼心理强大,空闲时间只能观看恐怖电影或者女性喜欢看的煽情剧。目的就是为了让高恒慢慢锻炼的将感情尽量隐藏在心中,最好和郑天奇一样无论发生什么脸上都毫无变化。

对于这种讨论学习会,郑天奇表示并无意见,李枫则更是无所谓。只要不透露自己最深处的秘密,一切都好说。对于李枫来说,最深处的秘密自然是自己的天妒以及天赐天赋。这里面包含着自己所有信息,甚至致命软肋。

生命只有一次,在其他人不知道这点的情况下,就算仇视李枫也不敢在游戏中动手。因为在其他人眼中,就算最好的情况,在游戏中背后一刀害李枫直接毙命,那么李枫也可以离开游戏后找他们算账,并且大概率是残酷的报复。

而他们不知道,李枫只有一条生命,一路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失败一次既死亡。也幸好不知道,无形之中给李枫撑起一道最坚固的无形防御。因此对于这个秘密,是无论多么亲近的人,李枫都不打算告知。

任务的时间逐渐逼近,杜月雨与李枫是经常性在训练馆碰面。不过见面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相视一笑偶尔李枫请个午餐,便再无其他话语。

头带红帽子人像摄影图片

其实杜月雨早已摸清李枫的习惯,尤其是早上几点到更是了若指掌。李枫这种拖延症宅男,在给自己硬规定一个锻炼的时间之后,不到那个时间是绝对不可能提前去。而到点之后,因为移动速度极快,所以每一次到达训练馆的时间基本前后不会相差一分钟。

杜月雨很快熟悉李枫的习惯,之后便刻意在那个时间故意走进去,与李枫装作偶然的碰面。每次想到李枫,杜月雨总感觉心脏砰砰直跳。恋爱了,杜月雨没有回避自己的感情。但能否行动能否直视,自己从来都不知道。

现如今对于她而言,显然有比谈恋爱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且,稍微年长一些的她,对于一些事还是相当羞涩,更担忧李枫会不会已经有喜欢的人,或者排斥年长的人。因此短期内,杜月雨还是选择将这件事埋在心底,不愿意将它挖出。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天天碰面为的是和。思来想去,大概只是为的那一个相见的微笑,然后分开。

“明天就要进入到任务之中”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更愿意称之为游戏”

“能够和你一样乐观的不多了,毕竟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你只是听别人说我很强大,其实我很脆弱。只不过无论如何都躲不过,不如去好好享受。要知道这种逼真有趣的游戏,在狂热游戏迷中早就幻想过无数次。现在终于有机会,无法逃避那就好好游玩一把”

“哈哈,我也希望有你这么愉快地心。明天午饭后,集合地点见。”

“到时见”

这一天,李枫与杜月雨又如期而至的上午在训练馆前碰头。不过这一次说的话还是格外的多,一路边走边聊,一直到建筑内部才分开。

两个人都在笑,一个在掩饰着内心对明日的紧张与恐惧,另一个则是想将苦用笑埋葬。

明日的任务,将会是特殊的大型任务。根据说法,到时整个班级部人都会参与,到现在为止,班级内最后一批人也已经十八岁。这是第一个集体活动,每个人在紧张恐慌的今天,也都抱有一些期待。毕竟那么多人,总会给人安心感。

除此之外,由郑天奇牵线带来的王诺,再次与杜月雨搭档,算是两人在教官的路上承担起最终的一次责任。市内其他百人队伍大部分都是有十个教官左右,只有这只队伍只有区区二人。

成功,两人必定节节高升,失败,说直白点也情有可原。如此进退皆可的代价,自然是无比的困难。整个任务过程,需要带那么多的废物废柴,对于任何人都不容易。李枫班级经历过几次死亡,从合班后的百人多一点,又掉回到现在的八十九人。不知不觉已经有将近二十人,永远的离开了昔日的同学群体。

于是除此之外,杜月雨让自己的同学前来,本就答应有空一起前往任务,这次正好当作辅助分担压力的存在,把欠缺的人员悉数补齐。叫来九人,算上杜月雨与王诺两人,正好一百人满编,准备迎接明日的挑战。

最后一天的训练,李枫更加认证努力。明日定然是在家里休息,或者说想想还有什么需要采购的,以最精力充沛的形态,去面对挑战。

中午,随便一拧能接一盆汗水的单衣被李枫粗暴的扔到一旁。

夜晚,李枫将身下的冥想用魔法阵坐垫奋力扔出。

这些看似无意义的动作,都是在对今日的努力、明日的挑战做出的发泄。

迎着夜的落幕,早早收拾好行李,又一次吩咐前台自己会有二十天消失,不要让其他人占据房间。

二十天,前台人员怎能不理解李枫要去干什么,连忙毕恭毕敬的答应,保证不会让李枫的房间出现一颗灰尘,更不会让无礼之徒闯入房间。

李枫很满意,回到家中简单和父母聊几句,便抓紧最后的时间,回房玩起自己剩余的最后游戏。

在深夜,心满意足的关闭游戏,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等待着明日,那艰苦的挑战。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