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要钱吗

事实上,乔安与血蚊相通的不止是思想,还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在内的部五感。

乔安本人经过魔法强化的感官,比如加持在眼睛上的“黑暗视觉”,加持在耳朵和喉咙上的“巧言术”,尾指所化的血蚊同样可以分享。

这也就意味着,血蚊成为一只微小的生体窃听器,可以飞到芦苇丛中,帮他窃听呱摩多长老与呱德拉的谈话内容。

乔安先不忙着打发血蚊执行窃听任务。

那群在草丛外严密警戒的巨蛤蟆,可不是摆设!

“血蚊”是一种超微型魔法兽,战斗力与约瑟芬夫人体内母巢孕育出的那些虫类差不多,锋利的口器对付寻常昆虫乃至小鸟都没问题,但是与巨蛤蟆相比,体型差距太悬殊了。

万一血蚊在飞越芦苇丛的过程中,不幸被某只巨蛤蟆瞥见,大嘴一张,舌头一卷,就给吞了!

那样一来,乔安不仅白忙一场,自身也要遭受反噬,至少在一天之内,左手尾指都无法复原。

出于安起见,乔安激发两道“席德法力”,给血蚊加持上“隐形术”,过后才遥控这只无影无形的小虫,悄然飞向300码外的芦苇丛。

泰德·平克顿在旁边看到乔安施法,按捺不住好奇,凑过来问

“你召唤一只蚊子出来,能有什么用啊?”

乔安差点儿笑出声来。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大侦探虽然见多识广,还是一位高阶游侠,毕竟不是专业的施法者,在辨识法术这方面,眼力算不得高明。

“平克顿先生,我刚才施展的不是召唤类法术……”

乔安简单向他介绍了一下“蚊指术”,然后说明自己的窃听计划。

平克顿听得连连点头,满脸期待。

乔安在与平克顿低声交谈的同时,还分出一部分心神遥控血蚊,小心翼翼绕过巨蛤蟆的警戒线,尤其注意与它们保持至少十五尺的距离。

十五尺,差不多就是巨蛤蟆吐舌攻击的极限距离,在这个范围之外,巨蛤蟆就算觉察到蚊子振动翅膀的嘤嘤声,也不便捕猎。

况且水里有的是鱼儿可吃,小小一只蚊子,根本不值当巨蛤蟆挪动笨重的身躯,费力前去追逐。

在“隐形术”的掩护下,乔安遥控血蚊自巨蛤蟆警戒带上空穿过,接着又无惊无险的穿越10名沼蜍人武士组成的内圈防线,悄然降落在一株香蒲的叶片上。

血蚊对面不远处,就是正在向呱德拉传授人生经验的沼蜍人长老呱摩多。

乔安利用血蚊窃听两人谈话,话音入耳的同时,“巧言术”同步做出翻译,使他至少可以从字面意义上听懂双方的对话。

沼蜍人使用的语言,发音古怪,语法也有点怪,很难用人类的语言逐字逐句的进行直译,好在大意不难理解。

正如乔安和平克顿之前猜测的那样,这群沼蜍人来自距离温泉镇两百里外,位于湿地深处靠近入海口附近的,一个名叫“古尔加”的部落。

呱摩多长老和他的外甥呱德拉,都出身于古尔加部落的名门贵族——呱氏一族。

至于那十名沼蜍人武士,正式的称号叫做“湿地骑士”,同样来自古尔加部落,为高贵的呱氏一族担当侍从,对这些平民武士而言诚属荣幸。

呱摩多长老,带着一队侍从,花了五天时间,穿越两百多里泥泞沼泽,来到巴登湿地边缘,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今夜为外甥呱德拉举行成年试炼仪式。

根据沼蜍人独特的历法,今天是“暑月”的第一天。

按照惯例,每个月的第一天都是古尔加部落的“试炼日”。

在这天夜晚,所有上岸满一周年的族中青年,都要参加成人试炼,在试炼中成功击杀猎物,才算得上真正的成年沼蜍人。

无论出身贵族还是平民家庭,都得通过这一关,失败者将被放逐,谁也不能例外。

事实上,古尔加部落的贵族青年,需要在试炼中承受的压力,面对的考验,比起平民青年还要更大。

这一点,乔安从呱摩多长老对他外甥呱德拉的训导就听得出来。

呱摩多长老,一再郑重强调,并不是所有沼蜍人青年,都能像他外甥那样,有资格将危险的人类作为试炼中的对手。

古尔加部落的沼蜍人,把生活在家园周边的类人生物族群,按照危险程度排列次序。

矫健的蜥蜴人和凶猛的兽人,固然排名靠前,但是占据头把交椅的劲敌,永远是看起来不强壮也不结实的人类。

“因为人类有这个世界上最狡诈的头脑,谁也猜不透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

呱摩多长老语重心长的对外甥说。

“呱德拉,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大老远的来到这里,托一位得力的人类朋友帮忙,已经把今晚的试炼安排的妥妥当当,你一定要争气呀!”

“舅舅您尽管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谁都无法阻挡我夺取胜利!”

年轻气盛的沼蜍人贵族呱德拉,话语和神态都流露出满满的自信。

“气势不错,不愧是我们呱氏子弟。”

呱摩多长老,宽阔的嘴角露出微笑。

“你要知道,就在你今晚在这里独自接受试炼的同一时间,部落里那些杂姓子弟,那些下等人,也在接受成年试炼,然而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一群猥琐的泽地小鱼人而已。”

“呱德拉,你要记住,一个成年人在部落中的地位,不是靠脖子下面那个气囊吹出来的,而是要看他敢于挑战什么样的对手。”

“今夜,你与族中所有参加成年试炼的青年,站在同一条起跳线上,但是你们所要跨越的障碍并不相同。”

“孩子,我希望你能赢在起跳线上,在今后的日子里,永远比你的竞争对手领先一跳,这才对得起你那高贵的姓氏!”

“舅舅!万一无法通过今夜的试炼,我宁可当场自杀,绝不能让我们名门呱氏蒙羞!”

古尔加部落的贵族青年呱德拉,举起右爪,一脸决绝地发出誓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