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1.pud 麻豆传媒app

弹琴唱歌的时间过的很快,本来只打算试一首歌的两人竟然一弹就是两小时,注意到的时候两人才发现已经接近晚饭的时间,帮着娜娜敏一起准备好食材煮上了咖喱未来就准备先行回家,她下午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弄到这么晚,已经和外婆说好了会回家吃饭,现在的时间估计外婆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先走啦,到家了会给娜娜敏发消息的”将穿好的鞋子在地上磕了磕,未来打开了桥本家的大门,身上穿着桥本友情提供的白色t恤。

“嗯,路上注意安”桥本靠在玄关上回到。“记得帮我和舅舅转达谢意”

“放心吧,一定带到”未来冲着送到门口的娜娜敏挥了挥手,背着自己的吉他包冲着车站的方向小跑了过去。时间有点赶,为了不被外婆唠叨未来决定一路冲到车站。

“毛手毛脚的。”看着未来小跑着离开,娜娜敏却没有直接关门,而是等那个跃动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从视线中消失才缓缓的带上了门。

脑海中回荡着刚刚一直弹唱的歌曲,轻声的哼了出来“十年以后的夏天…”十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的呢,还会像这样亲密无间吗,不知道是不是歌唱多了有点上头,桥本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为了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桥本随手拿了起吸尘器把家里收拾了个遍,视线内一切整齐才停下来。

咖喱已经在锅里炖着了,二十分钟内都不用管它,米饭也已经在电饭锅里闷上了,本该忙碌的晚饭前,桥本却意外的闲了下来。。

将身体完扔进沙发放松了下来,房间里很安静,健太中午就出去和朋友打棒球去了大概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爸爸妈妈可能回来的更晚,大概是不久前屋子里的气氛还是吵吵闹闹的,强烈的反差竟然让一向喜欢安静的桥本奈奈未有一丝轻微的不适。

视线落在厨房锅子下跃动的火苗下,跃动的火苗竟然也能让她无意中联想到刚才跃动着离开的身影,同样散发着光和热,温暖着身边的人。

‘什么鬼’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桥本使劲的摇了摇头。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本篮球体育周刊,正是桥本,未来她们夺冠后采访她们的那一家杂志。想想买回来她还没有好好看过呢,杂志发售的时候她正因为脚伤被未来和健太盯的死死的,端茶倒水就不用说了,连上厕所都盯着,好像她不是脚扭伤而是瘫痪了似的,就差要给她喂饭了。

吊带半熟女孩居家生活照

连杂志本身还是健太用自己的压岁钱买回来的,说着刊登着姐姐的杂志发售了兴冲冲的跑出去,结果一下买回来三本,饶有架势的说是一本阅读用,一本收藏用,一本宣传用。就算是随即遭到了娜娜敏的拍头攻击也毫无悔改之意的笑嘻嘻的跑出去了。

之后桥本也遗忘了杂志这回事,一直放到现在无意中看到才想起来。

“这本就是那个所谓的‘阅读用’吧。”嘟囔着桥本翻开了杂志。

可能是最近没什么大新闻,北中的篮球队夺冠竟然也占了整整四页的篇幅,本来桥本还以为能给个一页版面就算不错了。

按照目录上的页数直接翻到介绍北中球队的部分,第一页上是主力队员还有教练的资料介绍和现场拍摄的单人照片,决赛首发的娜娜敏也不出意外的刊登在了上面,刚打完一场比赛,就算坐了小半场也别指望自己的形象有多美好。

照片中的女孩笑容僵硬,冲着摄影机竖起了大拇指,头发有些凌乱,头顶甚至还支出了一撮‘呆毛’。太羞耻了,她是怎么照出这种照片的,继续浏览杂志的桥本奈奈未默默的用大拇指按住了自己的照片。

好在其他队友也没好到哪去,一个个姿势千奇百怪,除了教练就没一个周正的,特别是未来的那张,竟然是摸着后脑勺的傻笑状,让桥本不禁怀疑那个摄影师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抓拍的癖好。

成员的资料桥本比编辑都熟,没什么看的必要,快速的翻过了这一页,第二页,第三页上是成员的采访,令人意外的,在赛场上明明磕磕巴巴的谈话经过编辑的润色竟然看着让人有了一种青春热血的感觉。

在铃子队长的采访稿里竟然还出现了这样的句子,‘篮球就是我三年的青春写照,能够在大家的共同帮助下走到这里,我觉的我的青春不再有遗憾,冠军的荣光属于我们每个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铃子学姐的原话应该是,‘我打了三年篮球,能和队友一起拿到冠军真的很开心。’不如说,大家的采访应该都大同小异,能给每个人的相同的话翻译成不同的热血台词,也是难为这些编辑了。

带着有趣的感受,桥本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很快就看到了自己和未来的采访,第一反应就是先挡住了标题照片。她发誓,这辈子都不要从事拍照上杂志的工作,这也太让人尴尬了。

被桥本盖在手下的照片是两个少女站在一起的半身照,以篮球馆为背景,两人背靠背的站着,一同板着脸扭头看向镜头的方向,胳膊还做出了出拳的姿势,气势满满。搭配两人的小标题则是《‘王’的未来,二年级的首发主力》。

采访的内容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无非还是那些艰苦训练的过程感悟,对队友的感谢,拿到冠军的兴奋和对球队未来的期待,和别的队员略有不同的是稍稍加上了两人从幼儿园就一直一起长大的经历。看到这些桥本也不觉的奇怪,虽然和篮球没什么关系,青梅竹马一同成长,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社团还一起拿到了冠军的故事,还是很讨读者喜欢的。

‘在采访的最后,当记者问到两人对于这场比赛的看法,是否因为受伤而遗憾时,高坂选手和桥本选手也给出了让人热血的答案……’看到最后一句话,一股不妙的预感席上了桥本的心头。

“不会吧…”带着侥幸心里继续看了下去“高坂选手认真的说出了‘我认为不是我选择了篮球,是篮球选择了我’让我们看到了她对篮球最认真的一面,而桥本选手更是用‘人没有的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的发言让我们看到了她敢于为团队做出牺牲的奉献精神,能够拥有这样的队员,也许北中的胜利也就不让人感到意外了。”

“完蛋了…”桥本自暴自弃的将杂志盖在脸上,整个人歪倒在沙发上,比留下黑历史更可怕的是你的黑历史被人刊登到了杂志上还发表了出来,“为什么只有这种发言你会原封不动的刊登出来,换成更普通的话不好吗…”遭受精神重击的桥本躺在沙发上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咣当。”突然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娜娜敏的情绪。“我回来了”健太一脑袋汗的冲了回来。

“欢迎回来”将杂志从脸上拿下放在茶几上,桥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整的。”本来看到弟弟一身新换的衣服上都是尘土桥本

还打算批评两句,结果觉突然发现健太的嘴角也带着点青紫,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本来猫着身子想跑回屋的健太若无其事的蹭了蹭鼻子“没事,打球的时候正好被球砸的”

自己的弟弟桥本实在是太了解,像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撒谎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做出蹭鼻子的动作。

娜娜敏的声音严厉起来“桥本健太,我要听实话,你知道我不喜欢你撒谎。”

健太若无其事的表情一下垮了下来,苦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有几个高年级的过来挑事欺负人,我——实在没忍住,就,打起来了”健太一边说着还小心的观察着姐姐的表情。

“他做了什么,让你没忍住”桥本奈奈未面无表情的盯着弟弟。

“一定要说吗…”桥本健太的眼神游离起来

“说”桥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弟弟。

看着隐瞒不成,桥本健太就小声说了起来“就是隔壁街的田中那家伙,仗着自己岁数大,家里有几个臭钱总愿意欺负人,今天突然带着他那两个小弟过来把我们的球抢走了,倒了小岛一身饮料,说什么‘一群穷鬼,没钱就不要占地方玩棒球,滚远点’之类让人火大的话,还说……”犹豫的看了眼姐姐,健太咬咬牙继续说“还说姐姐你是赔钱货,活该被人打断腿。”

看着说完就拧着头不看自己的健太,桥本忍不住摸了摸摸了摸弟弟的头。“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的”

“…我在乎”健太依旧低着头。

“下次不要这么冲动”娜娜敏拍了拍健太的头“快去换个衣服洗个脸,一会去我屋给你上药”

乖巧的点了点头,健太跑向自己的屋子,快进屋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冲娜娜敏举了举拳头。

“对了,我打赢了”脸上带着青紫的少年露出一个笑容,又因为牵动的了嘴角的伤口猛的吸了口凉气,不等桥本有所反应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屋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