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背单词app下载

林寒在纪先生的宅子里,他有些担心这陈安妮的安,不过想到有汤池州暗地里保护她,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事情。

他很想打一个电话回办事处询问一下情况,可是纪先生家里并没有电话。像苗儿石这样的小乡场,有没有电话还是一个疑问?

苗儿石街上离张校长家说远不远,说近也不是很近,只不过一路上都是没有路灯的,而且道路狭窄曲折,现在这个时候出去也是很不安的。

林寒倒不担心有人会对张校长一家动手,因为,自从上次林寒在路上遇刺之后,张芸峰征得戴主任的同意,专门加强了对家里的安保措施。

马宝驹看出了林寒心中有些不安,就对他说道:“主任,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还急不得,明天把我们开始研究的那些计划一一落实到位,一定能把这帮人一网打尽的。”

林寒点了点头,随即又对黄天邦说道:“天邦,让你的兄弟们轮流休息,看守好院子,不要让敌人摸进来了。”

黄天邦点点头说道:“主任,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出事儿。”

林寒笑了笑,又对马宝驹说道:“宝驹,你先去休息,上半夜,我陪陪兄弟们顺便也抽这个机会和他们好好聊聊。”

黄天邦本想让林寒去休息,但是听到他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无话可说,只好点头说道:“马股长先去休息吧!我陪主任一起,这些兄弟们还是我最熟悉,也好做些介绍。”

马宝驹迟疑了一下,他并没有反对,因为他知道林寒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式,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他点点头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就去旁边的厢房里休息了。

林寒笑着对黄天邦说道:“天邦,走吧!看看兄弟们去……”

◇◇◇

强调性感

嘉陵江上的晨雾渐渐的散开的时候,苗儿石的街道上就热闹了起来,大人小孩的叫卖声,鸡鸭的鸣叫声,混合在人声鼎沸的人群里,让人精神一振。

原来今天是苗儿石赶场的日子,没有想到苗儿石这个小乡场,地方不大,倒是有固定的赶场日子,而且还非常的热闹。

童敬天和陈忠实趁天还没亮的时候,又悄悄的溜回了“春秋酒家”。一大早,他们依然像往常一样,一起又去嘉陵江边选购鲜鱼。

由于今天是赶场天,在江上讨生活的渔民,特意做了一些精心的准备,今天提供的鱼的种类和数量都比平时要多。当然,也吸引了更多的人来购买。

童敬天和陈忠实很快就选好了几条新鲜的大鱼,看得出来,这几条鱼不仅个头大,而且非常肥美新鲜,还是活蹦乱跳的。

陈忠实显然对今天的食材非常满意,笑着对童敬天说道:“小童,今天这鱼真的不错,回去可以好好做几道菜,而且今天是赶场天,生意会特别火爆的。”

童敬天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他伸着头不断的四处张望,原来他一直在找“明月鱼庄”的钟师傅,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童敬天心里暗道:坏了,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么一折腾,这“明月鱼庄”的人都逃跑了?

陈忠实看了他一眼,轻声的对他说道:“小童,你就别找了,今天是赶场天,‘明月鱼庄’的鱼是由固定的渔夫专供给他们的。这也是他们的味道不如我们,但是生意却又比我们好一些的原因。”

童敬天听陈忠实这么一说,才把心放了下来,他又听出陈忠实心中明显有些不服气,就对他说道:“我们酒家的生意已经特别好了,只是他们的规模和场地比我们都要大一些,自然也卖得多一些。要比味道,还是陈师傅的味道,才是顶呱呱的。”

陈忠实听到童敬天这么说心里也挺高兴,他站了起来,对童敬天说道:“小童,你看,那不是钟师傅来了吗?”

童敬天点了点头,因为他已经看到那个郑师傅像往常一样,大摇大摆的向江边的一艘渔船走了过去。

童敬天突然灵机一动,心说:每到赶场天,就有专门的渔船给他们送鱼,难道这里面就没有一点问题吗?

◇◇◇

林寒其实早早的就起来了,他并没有休息,只是找了一间安静的厢房,打了一会儿坐,调息了一下身体而已,不过他现在已经精神百倍了

纪先生也早早的起了床,当他在堂屋里看到林寒的样子,简直大吃了一惊。昨天他见到的林寒是特意化过妆的,而现在他已经除去了伪装,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林寒看到季先生,连忙上前施礼,说道:“季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让您受惊了,林某再次给你道歉。”

纪先生摇了摇头说:“林先生不用客气,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棋艺却如此高超,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林寒谦虚的说道:“季先生太过谦虚了,其实您的棋艺,也是非常厉害的。”

季先生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林先生,不知今天你准备怎么安排?”说着,他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四周,继续说道:“不知我这屋里,是否还安?”

林寒连忙对他说道:“季先生无需担忧,你的安问题我们一定会保障的。”

季先生这才有些放心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这时,马宝驹和黄天邦也走了进来,他们都客气的和季先生打过招呼。季先生连忙招待他们都坐下,说道:“我已经叫女佣做了早餐,稀饭馒头,还有些鸡蛋。一会儿叫兄弟们一起吃吧。”

林寒连忙客气的道了谢,然后他又看了马宝驹一眼,还对他使了个眼色。

马宝驹会意的点了点头,就对季先生说道:“季先生,我们想找一间空房子,这间空房子应该能够看到‘明月鱼庄’,这个位置离那里最好不远不近,不知道季先生知不知道,那附近有没有这样的空屋子?”

季先生看了马宝驹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话,而是转头看着林寒,问道:“林先生,你们用来做什么?”

林寒笑着对他说道:“不瞒季老先生,因为我们对‘明月鱼庄’内部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我们也不能够盲目采取行动,所以我们准备设立一个观测点,加强对那里的监视。”

季先生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好办,在‘明月鱼庄’的斜对面的街道转角处,有一栋二楼一底的房子。现在楼下是一个挂面作坊,楼上有两间小屋,二楼是面坊老板和做面师傅住的,三楼上那个房间还是空着的。”

林寒看了季先生一眼,有些明白过来,问道:“季先生,那里也是你家的产业吗?”

齐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家里薄有些祖产,也就在这街上。”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林先生不嫌弃,林先生随便安排就好了。钥匙就在家里,一会儿我就给你们拿过来。”

林寒和马宝驹对视了一眼,都觉得那个地方,确实是个好地方。林寒连忙谢道:“多谢季先生,就暂时借用那个地方一段时间了。”

季先生大气的说道:“林先生,你们尽管用就是了,不妨事的。”

()

Tags